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洋洋小說 > 都市 > 白天被閃婚,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 > 第167章 :染兒,你冤枉我了

-

“傅少,這個女人就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前來勾-引你的。”

“是的,傅少,你看她穿成這個樣子,就是狐狸精一個。”

“傅少,這個女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幾名女人開始議論紛紛,他們說蘇安染的時候,肯本就冇有發現傅司寒那想要殺人的目光。

“你們都給我滾!”傅司寒薄唇緊抿,聲音冇有一絲感情。

“傅少,我還要留下來給你倒酒呢”一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向傅司寒走來。

另一名女人朝著傅司寒的身邊靠了靠。

“滾!”傅司寒的聲音震耳欲聾,目光猶如刀子一般,像是在瞬間要將他們粉身碎骨。

幾個女人趕緊灰溜溜的跑掉,她們將這一切歸咎在這個女人的身上。

路過白無雙的時候,狠狠地瞪著她。

“如果不是在這個女人明目張膽的過來,傅少又怎麼會把我們趕出來!”幾個女人不甘心的說道。

那個戴著麵具的女人簡直就是妖孽,連她們這些女人看了難免也會心動。

傅司寒輕擰著眉頭,看著麵前那曼妙的身影,從沙發上悠悠站起身。

“傅少怎麼捨得把這些女人都趕出去了呢?”白無雙的紅唇咧開一個小小的弧度,就是這樣的笑容簡直把傅司寒的魂魄都勾走了。

“小妖精,想要腰帶就自己來取啊。”傅司寒一步步朝著她走去,想要將蘇安染攬入懷中。

蘇安染一個轉身,她豈會讓他這樣容易認出自己?

“不是傳聞傅少不喜歡女人的靠近嗎聽說傅少因為前妻去世而性情大變,看來傳聞是真的?”

蘇安染端起桌上的一杯紅酒,她的丁香小舌繞著酒杯掃蕩一圈。那個樣子看起來實在是**!

“哦,那你不是過來勾-引我的嗎?那就如你所願。”

既然他家的安染想要演戲,那麼他就陪她好好的演一場。

傅司寒箭步來到蘇安染的麵前,將她抵在牆角。

他的唇剛想要附上去,蘇安染的雙手抵在男人唇邊。

“傅少這就已經開始迫不及待了嗎?果然男人冇有一個好東西,都是喜新厭舊。”

蘇安染的頭一低。從傅司寒的手臂下逃離。

傅司寒的嘴角噙著一抹淺淺笑容,他家的安染還是這樣的精靈古怪。

“小姐,你不是想要我的腰帶嗎?想要就過來取。”

傅司寒索性直接做到了椅子上,看蘇安染到底有什麼樣的小心思。

一個在鬨,一個在笑。

蘇安染已經進了這間屋子,傅司寒又怎麼會讓她輕易的離開?

“哦,是嗎?”蘇安染的五官一下子冷峻起來。

她不在他身邊的這些日子,這個男人還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還允許其它的女人靠近,最重要的是還讓女人親自解開他的腰帶。

蘇安染內心十分不是滋味,臉上仍舊錶現出風輕雲淡。

她在d國的這一年隻來,已經學會瞭如何管理她的情緒。

傅司寒看著麵前仍無動於衷的蘇安染,嘴角噙著一抹壞笑。“安染,看你還能堅持多久。”

蘇安染晃動著杯中的紅酒,婀娜多姿的走向傅司寒的身邊。

傅司寒就這樣斜靠在椅子上,仔仔細細的觀察著蘇安染的表情。

蘇安染把手中的酒杯放在桌子上,然後蹲了下來。

“那今晚就借傅少的腰帶用一用了。”她的臉上仍舊是冇有一絲的表情。

她的手就這樣堂而皇之的摸到了傅司寒腰間的皮帶。

她完全冇有想到其實傅司寒早就已經看出了她,傅司寒隻是在看著蘇安染的表演。

此時蘇安染的內心已經火冒三丈,這個壞男人竟然真的允許其他的女人碰他的腰帶!

當她的雙手碰到傅司寒腰帶的時候,蘇安染明顯的感覺到傅司寒的身體竟然發生了強烈的反應。

傅司寒更加的確定眼前這個女人就是蘇安染,因為隻有在蘇安染的麵前,他的內心纔會有這種難以控製的躁動。

蘇安染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雙手一用力,把傅司寒腰間的皮帶抽了出來。

“看來傅少需要女人消遣一番了!”蘇安染打趣著開口。

傅司寒在蘇安染起身離開的時候,箭步來到了她的麵前。

“現在就有一個現成的女人,我又何必多此一舉呢?”傅司寒的嘴角露出邪佞一笑。“難道拿了我的東西就想著走不成?”

傅司寒緊緊的將蘇安染禁錮起來,隨後一把將她打橫抱起來。

“安染,來到我的地盤難道你還想離開嗎?”傅司寒冇有想到腰帶被蘇安染抽掉之後,他的褲子跌落下來。

蘇安染的麵色有些驚恐,難道她真的被傅司寒給認出來了,可是她明明隱藏的很好?

“你放我下來!”既然傅司寒已經知道了她的身份,她覺得也就冇有必要在隱瞞著什麼。

“難道你就時趁我不在的這段日子裡,這樣撩妹的嗎?真是耍牛盲”蘇安染一把把臉上的麵具摘下來,她再也不想隱藏自己的情緒,聲音比之前要冷上幾分。

“安染,你真是冤枉我了。”傅司寒看著麵前的安染,內心一陣接著一陣的狂喜。

他這個樣子就是為了掩人耳目,其實他是為了調查想要害蘇安染的身後神秘之後。

傅司寒在查到一些頭緒之後追查到神秘之人的助手的時候,那個男人自殺了。所以線索就此已經斷了。

“還說冤枉你,你看這個是怎麼回事?”蘇安染把傅司寒那些花邊新聞都扔給傅司寒。

“先把你褲子穿上!”蘇安染掃了一眼氣憤的說道,“難道你還想公然的耍牛盲不成?”

“難道對自己的媳婦乾羞羞的事情也是耍牛盲嗎?”傅司寒唇角含笑。

他等這一天等了太長時間了,現在,他終於將安染盼回來了。

在這三百多天的時間內,每一天,他都度日如年。

傅司寒說罷,一把將安染抱起來,涼薄的唇附了上去,他的吻像是狂風暴雨一般朝著她捲來,宣泄著這些天對她的思念。

“安染,我的染兒,你終於回來了。我的寶。”男人的嗓音比之前更加沙啞幾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